台中茶莊的性慾文分享》我們當朋友,我們做愛

記得那天傍晚,我還在展場間來回走動等著輪班結束,哭紅的雙眼還沒消腫,滿臉盡是藏不住的憔悴。

而他來了,以朋友的關係接受我的邀請來看展,在展場來回走了好久,整個人散發一種安慰。

「對了,妳上次一個人喝醉了要我去載妳。妳說以後會告訴我原因,所以是怎麼了?」他突然問。

我愣了一下,以為他已經忘記這件事。可是就算事隔一段時日,我怎麼也開不了口,況且那時候的我們,其實不熟。只是因為個性使然所以喜歡對異性說些調戲的話,而他沒有拒絕,所以我們保持聯絡,聊天視窗不過是言不及義的玩笑話。

「我怕我說了,你對我的看法會改變。」他聽懂了。

那頓晚餐,嘴巴被各種複雜的情緒驅使,那些曾經不敢說的話,毫無顧忌地變成他的附餐。道出自己情慾的無法伸張、仗著年輕的魯莽動了約炮的念頭,那天晚上本來已經約好蘆洲碰面,準備親手奉上自己的第一次給只通過電話卻不曾謀念的玩家,後來被遠在日本的好姐妹勸阻,以斷交之名威脅我不能去,一夜歡愉成了一個人的悶酒。

我們換到人少的地方繼續止不住的話題,他說每個人其實都渴望擁有可以大談性事的對象,卻沒有多少人敢冒險去試探。他說交往兩年的女朋友一直還沒有準備好,也曾動過約炮的念頭。我知道他很愛她,所以沒想過動情。

「我有時候很衝動,所以如果哪天我真的失控了,你要把我擋下來,因為我不想失去你這個朋友。」在宿舍門口告別,我嚴肅地這麼說。

誰也沒料到三天之後,我們在學校附近的旅館共度彼此的初夜。還記得那天晚上我們在床上聊了很多,後戲的溫存抵消了我下體的疼痛和他的緊張。隔天我們共撐一把傘漫步回學校,二十分鐘的路程還無法消化昨夜的情緒。「你隨時可以停止,但說好還會是朋友。」我去上課前是這麼跟他說的。

後來我們又上了幾次旅館,直到學期結束、搬出宿舍之後,才省下了這筆費用。我們一起吃飯、看電影、逛特力屋,還曾經邊吃宵夜邊看〈像天堂的懸崖〉MV,無話不談,偶爾的情色玩笑也讓對話增添幾分趣味。

對於大家最關心的事,好幾次受到姐妹的質詢,都能坦然地回答:「不會。」

漸漸地,除了「女朋友」之外,「男朋友」也開始出現在我們的聊天視窗。所謂的罪惡感,也在這樣的共識下無法生存。倘若沒有這段關係,恐怕現在的我無法如此平靜地面對自己的新戀情。

回想約炮失敗的那天,我很感激當初姐妹及時把我攔了下來,月經也在兩天之後很老實地拜訪。我以為我再也不會那麼衝動,更沒想到三個月後的現在,對於這樣的關係感到如此可貴又自然,今年的我們不過 19 歲。

很多討論在網路上流傳,擁有相同經驗的人現身說法,當我感到欣慰的同時,許多回應卻是充滿嘲諷和各種不看好。

因此我更珍惜,畢竟這樣的關係,比起朋友和情人,更難得。

其他不錯的文章

Leav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